县域电子商务行动指南(1):认识篇

2017-09-09 09:20

  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清楚地证明了在区域电子商务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所以,如果你们当地想发展电子商务的话,就不要袖手旁观了。既然早晚都脱不了干系,干脆挽起袖子跟一起干吧,别在起步阶段缺位。常言道“上行下效”。在咱们国家,尤其是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县域,领导起着很强的示范、引领和干预作用。虽然认为“干部是群众的”,但群众,尤其是农民兄弟仍然很谦虚地给予干部们老爷般的尊重,事事都愿先听听干部们的。借用一位魏延安老师的话,在县域电商的发展过程中有三个重要的作用:一、风向标,起方向的作用;二、催化剂,起加速推动的作用;三、定心丸,起稳定军心的作用。所以,在启动县域电子商务之前,您恐怕得对“电子商务”这个玩意儿有个正确的认识吧?否则当农民伯伯很虔诚地问您啥叫电子商务的时候,您好意思说不知道吗?丢人也就罢了,但领导们的语焉不详就会让老百姓心里没底儿,那您说话可就不太好使了。怎么学习?很简单,听专家讲课、出去参观考察,也就是你们常说的“请进来走出去”。(《易语中的》为网易科技旗下重点打造的专栏作者平台,欢迎!通道)

  作者简介:周太黑,原名周长青;微信号oldoldzhou;国科大管理学院MBA;国科大——中关村网络经济实验室、国科大管理学院吕本富教授研究团队特聘研究员。

  最近,我在不同的场合遇到了不少地方的领导。我有一个明显的感觉:“互联网+”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国家新战略突然把他们推进了一个热闹的“桑拿房”:吵吵嚷嚷,四顾茫然;热浪从各个方向急急地涌来,把他们紧紧地包裹住;他们显然是突然闯进来的,与周边光溜溜地披着一条毛巾、亢奋、唾沫星子乱飞的人相比,他们仍然衣着整齐,这让他们更加地感到窒息,但又无处可逃,陷入了一种焦躁的状态。从四周激昂的“大佬”“大仙”们的口中,他们逐渐明白了“互联网”能加的东西很多,健康、医疗、教育、制造、商业、娱乐以及农业等等,未来甚至能给每棵树、每头猪都装上传感器、存储芯片和通讯模块,让人们在大树将倾或“二师兄”外出前及时地获得消息,以便于迅速地逃命或把“二师兄”请回寓所。问题是,对于县域经济体来讲,到底什么可以落地?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代价几何?风险在哪儿?这对于东部省份的江阴、昆山这样的经济发达、产业基础雄厚的县域而言,可能都不成问题,因为它们有足够的“试验田”、“学费”和耐心。但对于广大的部地区、“三北”地区,尤其是“胡焕庸线”左边的区域来讲,这些事儿还真得勒住缰绳仔细琢磨琢磨,一不留神就可能掉进沟里去。

  )

  当然,地方领导关注税收、P的初衷是好的,即便有点为考虑的意思也无可厚非,“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毕竟能有更多的资金交给国家或投入当地社会的发展,这也是好心。问题是,电子商务这颗苗还有点小,长大也需要一个过程,能长成啥样也不好说。刚刚栽上就拿着斧子在旁边等着砍,好像有点操之过急了吧?对于这个问题,领导们不妨也用点“互联网思维”——羊毛出在狗身上。啥意思呢?属地的网商现在缴的税少,让他们多得些实惠,这不是坏事。他们总得消费吧?买房、买车、吃饭、娱乐等等。即便他们都吝啬地勒着肚子喝凉水过日子,他们总得办厂、招工、买设备、购原料吧?曹县大集乡的网商们赚钱后,不仅家家买车,很多人跑到县城里买房;在网商比较集中的丁楼村和张庄村周边,除了为网商日常经营提供服务的美工、摄影、物流等专业机构之外,还陆续出现了为网商提供生活服务的超市、餐饮、娱乐和住宿等新业态。他们得到实惠了,自然会吸引更多人效仿,电子商务就可能引发人口聚集,而人口聚集又会催生新的业态产生,一个新的城镇也许就此萌芽了。其它地方的网商集聚区也存在类似的情况,据说福建安溪的灶美村还建起了漂亮的写字楼,这怎么有点新型城镇化的节奏呢?总之,即便开始收不了多少税,但网商们赚的钱有很大一部分会在当地消费掉,这不也是“曲线救国”吗?

  太黑尽量不谈理论,但有一个理论对您非常有用,不仅有利于您发展当地的电子商务,甚至可以帮您提升传统产业在全国乃至全球的竞争力。所以太黑忍不住还是想说两句,请允许我嘚瑟一下吧。这就是哈佛商学院著名经济学家迈克尔.波特在1990年出版的《国家竞争力》一书中提出的“国家竞争力模型”,用于国家/区域的经济竞争力强弱之谜。它有个更通俗的名字叫“波特钻石模型”。没错儿,这位仁兄就是提出了著名的“波特五力模型”的那位波老师,是一个比近期不幸去世的博弈论创始人约翰.纳什更为传奇的人物。波老师在当今世界管理思想界可谓是活着的传奇,大名鼎鼎。他是当今全球第一战略权威,是管理界的竞争战略之父。据说在2005年世界管理思想家50强排行榜上,波老师位居第一。如果你不知道迈克尔.波特,说明你可能没读过多少管理学方面的书籍,至少不是一个好学生,呵呵。哦,扯远了,扯回来。在“波特钻石模型”中,波老师强调了四个基本因素(生产要素、市场需求、企业自身和竞争对手、关联企业),两个高级因素(和机遇)。波老师认为,在国家或区域产业的发展过程中,起着非常特殊的重要作用:如果能积极参与,就有可能促进产业的高速发展,甚至成为全球楷模;如果袖手旁观或,也可能会卡住一个行业的脖子,甚至彻底摧毁它。(《易语中的》为网易科技旗下重点打造的专栏作者平台,欢迎!通道span style=text-indent: 2em;>

  再聊聊的耐心。这些年,各地的都被各种指标“烤”的生疼,如坐针毡。在经济发展尤其是招商引资方面,不少地方的领导天天想着如何抓几只“大象”回来?他们对于“小象”都不甚感兴趣,更不用说“小猪”、“兔子”啥的了。太黑在跟的区县和园区的领导交流时,他们比较关心的问题是“你看怎么弄几个大家伙来?比如淘宝啊、京东啊、小米啊什么的。别老弄一些小的,有几个意思意思就行了”。我的回答一般是这样的:公主就那么几个,全国人民都惦记着,凭什么嫁到你家来?要么领导们就问:能新增多少税收?这说明这些领导们太急功近利了,但也可以理解。是哪儿啊,皇庭龙脉啊,世界五百强和中国五百强企业多了去了,电商这仨瓜俩枣的算什么呢?好不容易让他们初步认可了中小企业的潜在价值,他们又怕把小网商养大了会跑,这又了他们没自信的缺点。

  “县域电商心诀”的开篇句“提高认识清”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目的是提醒想做电子商务的县域领导们自觉地把发展本地电子商务作为自己的重要工作之一,而且思要清晰。我们党历来是重视思想工作的,县域领导们在思想、认识和上能高屋建瓴地看待电子商务,想来应该不难吧?

  那你可以看看陇南市的成县。这里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和六盘山连片扶贫开发片区县”,至今有大量的未脱贫人口。这里的工业远没有东部县域的发达,2014年全年的生产总值仅有46亿元。但这里拥有50多万亩核桃林。从2013年6月起,县委李祥带动“四大班子”和乡村干部,用微博、微信等新大力宣传成县的核桃,推动成县电子商务的发展,还成立了首家以农林产品为主的电商协会。截止到当年11月底,该协会推动销售的鲜核桃达340吨,干核桃90吨,其中30%销售收入来自线家,以核桃为代表的特色农林产品网销总额达1.05亿元(该县当年完成生产总值46.4亿元,第一产业增加值为8.68亿元)。“核桃”带领下的成县,无意中走了一条“爆品”线。在成功推广了“成县核桃”以后,“成县大蒜”、“成县土蜂蜜”、“成县巴马香猪肉”、“成县手工挂面”等当地特色农产品也在网上开始热销。偏僻的陇南成县也渐渐被全国各地所了解。所以,我们说成县电子商务的发展,不仅成为当地群众致富的新方式,更成为宣传成县的新名片。

  《易语中的》为网易科技旗下重点打造的专栏作者平台,欢迎!通道:ase.com

  那你可以看看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沙集镇的“简易家具”电子商务。这里曾经搞过养猪业,为“二师兄”繁衍子孙,结果毁在了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手里;后来“全乡收破烂”——搞废旧塑料回收业,又毁在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和我国日益严格的环保政策手里。反正这里原来就是没有家具业。但他们从2006年开始在网上卖“简易家具”,逐步造就了今天的产业集群。到2014年6月底,沙集镇拥有家具加工厂200多家,网店1000多个,全年网络交易总额超过26亿元。

  这突出表现在电子商务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尚低(2014年,我国电子商务交易总规模约12.3万亿,占同期P的19.3%;其中,网购总额约2.78万亿,相当于同期社零总额的10.7%)。县域人口约占全国的70%,P约占全国的50%。随着县域企业和消费者的电子商务应用水平的日益提升,县域电子商务大有可为。问题是,突破口在哪里?抓手在哪里?径在哪里?困难有哪些?风险如何规避?为了呈现一个清晰的、可操作的、容易记忆的思,太黑通过分析电商先行县的经验,仿照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总结出一套发展县域电商的所谓“心诀”。

  我们回头来看县域电子商务的发展。无论是江苏睢宁县沙集镇、山东曹县大集乡、还是浙江缙云县的壶镇,基本都是由民间自发开始电子商务探索和复制的,直至几年以后当地网商出现大规模的裂变和集聚、网上销售额达到一定规模的以后,当地才开始关注并参与进来。这种现象说明,在缺位的情况下,县域电子商务依靠自身,仍然是可以发生、发展甚至壮大的。那为何我的电商发展的第一句用“提高认识清”来强调的作用呢?原因是上述地区的电子商务在进入快速发展期后,都不约而同地受到了资金、场地、无序竞争等诸多因素所带来的困扰,且日益严重,难以自拔,甚至对电商企业的日常经营造成了严重的掣肘。比如沙集镇东风村发展的是简易家具产业,这需要大面积的加工厂和仓库。作为传统的农村,东风村能有多少工业用地呢?大家难住了。在获知此事后,镇利索地在开发区协调了一批专业的厂房低价提供给网商们使用,解决了网商们的燃眉之急。为了应对东风村日益高发的火灾风险,镇和县携手,除了加强了对网商们的消防知识培训以外,还在村里设立了。谁家要是生意太火了,连房子都着了,别担心,咱旁边就是,呵呵。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区军埔村的网商遇到了周转资金不足的难题。当地协调人行揭东区支行组织商业金融机构进村培训,设立了广东第一个村级“普惠金融中心”、省内首家互联网金融机构,还指导和鼓励社会力量设立村镇银行、小贷公司、资金互助社、金融租赁公司等等。除了“民间自生型”县域电商之外,甘肃成县走了一条“引导型”的电商化之。从2013年6月起,县委李祥带动“四大班子”和乡村干部,用微博、微信等新大力宣传成县的核桃,推动成县电子商务的发展。他们不仅把“成县核桃”做出了知名度,还把“成县大蒜”、“成县土蜂蜜”、“成县巴马香猪肉”、“成县手工挂面”等当地特色农产品推成了热销网货。嘿,看来这李不仅能理政,做社交化营销也是高手啊!太黑感到脑门发热,擦擦汗先……所以我就想啊,不知道领导们是否读过波老师的大作,但他们的这些行为完全暗合了“钻石模型”里关于“”这一重要因素的要求。赞一个!所以,请记住这个“钻石模型”。如果你还不理解,可联系太黑。

  在思想和认识统一了以后,大家就要统一行动,不许,大家都像张国焘先生那样自以为是,这事儿还有戏吗?袖手旁观嗑瓜子也不行!今年3月份,强叔在第十二届第三次会议上做工作报告时,还特别了“为官不为,在其位不谋其政,该办的事不办”的行为。

  恭喜你!答案是肯定的。关键是看发展思是否合理清晰,实施措施是否深入得当,是否发挥了恰当的作用。

  在领导们学习好之后,就要统一思想和认识了。统一到哪呢?用信息化推动工业化,用工业化提升信息化、用电子商务推动“三农”战略升级、农村面貌、实现新型城镇化、提升农民的收益和素养、调整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落实“互联网+”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国家战略…….总之,国务院早就把说辞给准备好了,您要是不统一到这些目标上来,对得起党的栽培和良苦用心吗?除了这些理论性的东西之外,您得知道,电子商务是可以跨越时空全年无休地开展销售的。换句话讲,你们县的企业借助电子商务,足不出户就有可能把货卖到全世界任何有人的地方,而且24小时不间断。反过来看,如果你们不这么做,那兄弟县这么做了,把他们的东西都卖到你们县里来了,你们自己企业的日子还好过吗?2013年底,阿里巴巴发布了一个数字,说的电商逆差是17:1。啥意思?就是说啊,甘肃网商每往省外卖1块钱的货,甘肃人民就从外省买回来17块钱的商品。这意味着啥?这意味着甘肃本地的消费能力和税收贡献给全国各地了。本地税源减少了不说,本地的社会消费品零售业也遭受到了不少的损失。长此以往会怎样呢?您自己想想吧。

  【编者按】由网易科技专栏平台“易语中的”联合专栏作者周太黑重磅推出的“县域电子商务行动指南”系列报道,简要地概括了一个县域开展电子商务的基本过程,涵盖了从领导的思想工作、到提供组织保障和制度保障、营造电商氛围、聚合电商资源、推动电商发展、实现县域产业转型升级和改善民生等等多个方面。我们把它分为“认识篇”、“准备篇”、“启动篇”和“提升篇”四个部分。今日推出系列报道的第一篇《县域电子商务行动指南(1):认识篇》,我们将详细解析人们对电子商务的“认识”问题,或“意识”水平问题。

  领导的“脑袋”问题解决了,下一步就要解决“心”的问题了。而且不只是领导的心,还有的心、百姓的心和事业的心。太黑“县域电商心诀”的第二句是“四心不齐事难成”,说的就是“领导得有决心、得有耐心、百姓得有、事业才有信心”。

  不过还好,总算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直接落地的,而且越快越好,那就是电子商务。这也是“桑拿房”里目前最热的一个大炉子,周边还有一大帮子人围着不停地往里面加“炭”。因此,地方领导向太黑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你看我们这里的电子商务应该怎么搞?”说实话,这个问题不是太好回答,因为我不了解他们的实际情况。但也不是完全无法回答,因为不少地区已经有了先行先试的经验,还有一些行业规律可以参考。从提问者们迫切的眼神里,我意识到可能有更多的县域也存在相同的问题,毕竟我国有2800多个区县级行政单位,人口总和占到了全国的70%左右,P总量也大约占到了全国的50%。看上去他们也曾试图引经据典地提升自己的对电子商务的认识水平和实施能力,无奈隔行如隔山,“经典”都显得高深莫测、云山雾罩,他们一时弄不出头绪,颇有点老虎吃天的意思。我也曾跟衡水某县的商务局领导交流,他们甚至对本地电子商务的发展状况都不了解。所以,本人想抛弃理论的腔调,用通俗的语言和鲜活的案例来写几篇关于县域电子商务的小文,把县域发展电子商务的一般过程梳理一下,以一、二、三这样的可操作步骤来展示,以便于县域领导们对照实施。不过事先得声明一下,这都是太黑的一家之言。鉴于本人的学识一般,精力和投入的物力也有限,本行业的发展速度又很快,所谈的内容如有不合时宜的情况,还请多多包涵;更欢迎大家,以便于真理,剔除,不要对实践者产生才好。其中不少数据引自各级工作报告、阿里研究院、艾瑞咨询以及其他的一些组织或个人,在这里太黑先表示衷心的感谢!

  接下来咱们再说说老百姓的。电子商务发展到今天,它的进入门槛依然不高,找间房子,支上桌子,攒一台电脑和打印机,扯根网线,拍几张照片,开通网银和淘宝店铺,差不多就可以开张了。但是(这个词往往在说得最热闹的时候出现,很打击人的),电子商务盈利的门槛却已经不低了。原因是网店数量已经从2005年的几十万家猛增到现在的上千万家,大批有实力的企业、资本都已经纷纷进入这个领域。他们人强马壮,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是正规军。普通百姓的网店要么是夫妻店,要么是兄弟帮,三五个人,两枪,连游击队都算不上,战斗指数比正规军低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在这种情况下,普通老百姓还有机会参与电子商务吗?肯定是有的,但要有合适的方式,在后面咱们会再分析这个话题,这里先讨论“”的问题。鉴于这种情况,小网店主站山上,放眼四处,狼烟滚滚,长漫漫。可以想象,如果没有一份对事业的,能去吗?如果成了阿斗,再怎么努力恐怕都难以把他扶起来。从实践来看,县域网商从事的往往都是技术壁垒低、容易制造的品类,也就说容易模仿和复制的。所以,同质化、低品质都是县域网货最常见的特征。再加上县域范围内的创新、设计和研发人才匮乏得跟熊猫似的,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下,大家搞来搞去,能好意思拿出去说事儿的就剩下价格了。用价格怎么说事儿?打价格战呗!打急了眼,售价包不住成本和运费了咋办?偷工减料、以次充好、服务欠缺等等就来了。由于消费者现在选择余地更多、信息更加透明,消费者主权时代已经到来了。网上随处可见的关于产品的质量、性价比和服务等方面的吐槽,已经为消费者用脚投票提供了可能。县域的网商没了,不仅会损害自己的声誉,甚至会给整个地方的网商群体都蒙上阴影。无论是浙江壶镇的北山村的户外用品业、山东曹县的大集乡的演出服饰用品业,还是江苏沭阳的颜集乡的花木业,都曾过这样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经营者对消费者的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先说说领导的决心。不管你是一个,还是一个企业,带头人很重要。领导有了决心,事情就成功了一半。2003年4月,“”突发。成了重灾区,一时间“封城”、“军事管制”、“死光了”等四起,生活必需品抢购一空,街上四处无人,惶惶。刚刚上任海南省委5个月的王岐山同志临危受命,“火线”赴任代市长。太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在4月30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他目光炯炯,用缓慢但坚定不移的声音说:古人云,人不自信谁人信之?我们一定能够取得这场斗争的胜利!随后,一系列更加严格的防控措施迅速付诸实施,市抗“典”战役全面打响,直至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兑现了岐山同志最初的诺言——“军中无戏言”。在电子商务方面也有成功案例。太黑前段时间在跟清河李国印县长的交流过程中了解到:早在2008年,清河羊绒制品市场运营之初,刚好赶上全球金融危机。清河县委、县就提出了“网上网下互动,有形市场与无形市场互补”的发展思,下定决心,下大力气在羊绒制品市场内大力营造适合电子商务发展的经营。正是当初清河县主要领导的决心带来了该县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2014年实现电商交易规模超过30亿元。省通榆县2013年启动电商项目时,、县长亲任“电子商务领导小组”正副组长,亲自参与县里电商项目的策划,并担任“代言人”,为县里的产品在网上做背书,提高县域品牌的可信度和影响力。甘肃成县的李祥,偶然机会体会到了电商的价值和便利性,全力县里的领导和群众积极开展电子商务,并用自己的微博为县里的核桃做“代言”,成为传说中的“核桃”。所以说,领导的决心就如同战场上的军旗,只要旗还在,军心就不会垮,就会朝着军旗所的方向冲。如果您要在当地发展电子商务,就得先问问:咱们的决心有多大?如不够,且慢动手,组织大家去县域电商比较发达的区域参观考察,比如清河、江苏沙集、山东曹县或浙江遂昌,体验一下人家热火朝天的电商氛围,权当是打鸡血了,呵呵。总之,心意不够,思想就会滑坡。